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更專業的餐飲媒體
投稿

我月薪1萬,可還是吃不起水果!

箋語 · 2019-05-20 17:26 來源:新周刊

有些人家里有礦,有些人家里有菜,還有些人家里有西瓜蘋果橘子大櫻桃。

以上這些人里沒有我……

- 孩子很久沒吃水果了,能給個分期付款不?- 建議親親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哦~(設計對白,圖/Joachim Wtewael)

要想吃得健康,有多難? 

日前中國營養學會公布了相關調查數據:我國城鄉居民平均每人每日水果的消耗量只有40.7克;蔬菜的攝入量為每人每日269.4克 ,比2002年有所下降,尤其是農村居民減少了29.5克。

營養學會的專家建議:應保證餐餐有蔬菜,天天有水果,一個人每天應該吃夠一斤蔬菜、半斤水果。

這似乎不難?都說中國人喜歡吃蔬菜,尤其是廣東人,一天不吃青菜就覺得生活不正常。然而為什么蔬菜攝入量比2002年下降,水果攝入量那么少?

一個贏在了起跑線上的孩子。圖/Sandro Botticelli 

原因無他,貴。

不是我們不想吃,是吃不起啊。  

今年的荔枝一上線就給人以暴擊:妃子笑都奔三十了,白糖罌更是直接翻一番以凸顯身價。迷你一小顆,優雅一小口,就能讓你的銀行戶頭瞬間少了兩三塊。

櫻桃自由已經不敢奢望了,吃個蘋果、橘子總可以吧?

去水果店一看才知道,能在水果店毫不猶豫地買買買的,都是家里有礦的狠人。

這是礦山。

01 貧窮使我們與水果分離  

是的,沒有逛過水果店的人不足以談人生,畢竟只有在踏出店門的那一刻,你才能真正領會到,什么叫做“45度角仰望天空,是為了不讓眼淚流下來”。

人生,真的太苦了。“在這個水果店老板都能擁有一屋子LV的年代,我不僅買不起包包,甚至就快連水果都擁有不了了。”

現如今,采櫻桃的都是白富美。圖/Emile Munier 

櫻桃,前段時間還是66,現在就敢鼻孔朝天變成“一對9”了;

品質遠不及標價的尾單草莓,也不扯著嗓子甩貨了,二十塊一斤,依舊能讓你吃出心痛的感覺;

西瓜這種剛剛上線的重量級小可愛就更別提了,沒破十的單價乍看很良心,可一上秤,照樣奔著一百塊不找零的目標而去。

水蜜桃五十塊只夠買兩個;紅心火龍果中果,二十塊一個不議價;顆顆飽滿、身形扎實的進口紅提,一串少說也得四五十塊……

眼神在黑底白字的標簽牌間游離,看得視力都下降了0.5才能找到一處個頭不驚人、單價很感人的貨架,興奮到百米沖刺走近一看:“哦,黃心奇異果7.9一個。”  

有水果自由,才敢這么浪費水果。

論斤賣要不起,按個買也不失為一種好選擇,  畢竟少量多類的搭配,既能滿足購買欲,也不至于讓付款的場面太過尷尬。  

可誰曾想,半個小西瓜加上幾顆靚枇杷,就已經構成了錢包的致死量。

剛上線的新貴們是吃不起了,不如放棄萬人迷網紅款,看看解放前就C位出道的平民水果?

小黃人教你拯救錢包的真諦。

柑橘類,曾經五塊錢吃到飽。現在放眼望去,占領貨架的都是些丑橘、沃柑、皇帝柑、粑粑柑等名門新貴,口味和價格都很樸實的蘆柑早已無處可尋;

作妖最少不靠發展旁系博出位、只專注于自身的紅富士蘋果,身價也是一路瘋漲,不要19.99,也得要14.99;

就連一向熱度寥寥、沒啥存在感的皇冠梨,也以單價八塊一個四塊的身價,實力嘲諷了一把“昨天你對我愛答不理,今天我就要讓你高攀不起”。

一句話概括中心思想,就是“除了香蕉三塊一斤,其他都十塊起步了”。

如今的孩子,肯定能學會“孔融讓梨”。

當物價限制了人們對水果自由的向往,在水果攤位前的花式踟躕的萬千瓜友們也就只剩兩種姿勢了。

要么是尋尋覓覓挑挑揀揀,萬果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冷靜克己式——“我就看看,我不買。”

要么就是捧著一顆心,內心高唱忐忑地走到收銀臺前。標簽紙上的數字遠超預算,可在后方排隊觀眾的注視下你只得忍痛割肉。

“自己挑的水果,再貴也得付錢。”  

水果破產專用表情 /卡拉瓦喬

02 要有多努力,才能實現水果自由  

水果貴,可不是部分地區部分網友的主觀感受,這是水果商家都要扼腕承認的事實。

朝陽群眾們還來不及舉報水果漲價,朝陽區農光里市場的商家們就已經開始陳情了:“今年水果的進貨價跟去年比可漲了不少啊,尤其是蘋果。所以去年蘋果我們敢賣三塊,今年也只能賣十塊了。”

恨不得把水果當飯吃的精致白領們扎堆北京,確實讓當地的水果商家們表示壓力很大。

央視財經報對新發地果品批發市場的調查顯示,這三個月水果和房價一樣實現了三連漲,最近一周的漲幅甚至達到了10%,和過年前相比,漲幅甚至達到了50%。

如果參照價格的時間點再往前挪挪,價格浮動就更驚人了。“水果的平均批發價格在每公斤6.15元左右,和去年同期相比,上漲了78%。”

四舍五入,就是去年能買一整個果的價錢,今年只能買一半了。

官方數據雖然不至于把人扎個透心涼,但依舊是低調看漲。廣東省和廣西省商務廳發布的信息顯示,上一周水果零售均價分別環比上漲0.2%和1.94%。

那么同比呢?已知去年深圳零售價個位數的荔枝,今年已經賣到兩位數了,同比這道題明顯已經構成了送命題。

欣賞油畫,都覺得它在炫富。/ Pieter De Ring

水果的價格如果按照這個速度膨脹,別說996,即便是007的搬磚節奏,也很難實現水果自由啊。

針對“今年還能水果自由嗎?”“水果價格會不會像房價一樣,漲上去就再難回落”等諸多擔憂,國家統計局給出的解釋是:

“鮮果價格上漲,是受極端天氣等季節性因素的影響,這種季節性的短期沖擊不具有持續性,鮮果價格不會持續高位,更不會出現大幅上漲的通貨膨脹。”

的確,去年春天的霜凍冰雹,導致北方蘋果和梨樹大量落花,坐果率下降,不少地區蘋果的產量都減少了至少40%,陜西等部分重要產地的減產量甚至達到了70%。

“2018年底,全國蘋果的入庫量為605萬噸,同比下降37%,這也是五年來蘋果入庫量最低的一年。”

有朋友不知道怎么區分荔枝品類,看看。

看看就好,反正也買不起。

除了本身減產嚴重,恰逢庫存尾期供應嚴重不足的蘋果,同一片天空下的南方柑橘和荔枝,也云共享了極端氣候帶來的降維打擊。

“湖南、云南、四川等多個產區不同品種的橘子樹都有所減產”;中國荔枝之鄉茂名,也將面對荔枝減產四成的小年。

供不應求,水果能不貴嗎?  

03 發達國家的水果貴,但收入也高  

不過,中國水果再貴,可跟隔壁鄰居日本韓國來比,那還差得遠。

有關日本水果貴,知乎上可是有段子的:某日本員工退休后,因為喜歡吃西瓜,選擇到浙江臺州定居。

“在日本,我的夢想就是買一個西瓜,對半切開用勺子挖著吃。到了中國,我才發現原來這里的人都是這樣吃的。”  

不說拍賣價高達三萬人民幣的土豪專供西瓜,就連日本超市里的平價西瓜都能賣到四百日元一小瓤,一整個隨隨便便就破百了。

勸你不要輕易在日本吃瓜。

兩個平平無奇的蘋果就要五百日元,折合人民幣三十八塊。因為價格貴,在中國按斤賣的在日本都只敢打包成小份出售:比如五顆裝的草莓,一顆就得六塊;就連香蕉,三根裝一包,也要將近二十塊。

日本人民難以實現西瓜自由,韓國人民更慘。僅次于馬爾代夫位居全球第二、高達3.27美元的零售價,讓香蕉自由都險成奢望。

比起韓國女星秋瓷炫嫁了個暖男老公更值得韓國女性羨慕的是:懷孕后跟著老公回到中國的秋瓷炫,可以敞開肚皮,把草莓葡萄這種高檔貨吃到吐。

難道在吃水果這件事上,中國人民的幸福,也要靠世界其他各國前來襯托?  

如果是這樣,那可真要慎選參照物。

80人民幣一顆的葡萄,能給哪位爸爸做消費觀參考?

北歐這種因為氣候不太適宜水果種植的地區當然能讓人找回滿足感;可這樣就在經濟發達和吃不起水果之間畫等號就未免太過自信了。

日本農協壟斷定價以及韓國政府為保護農業直接從稅收上進行補貼都直接影響了水果定價。最主要的是,水果從土地到市場的過程,是相當耗費勞動力的。在日韓這種人力成本極高的國家,附加成本一路看漲也實屬正常。

這也是為什么美國能夠守住水果自由,因為其自動化農業發達、人力成本更少。查沃爾瑪官網的水果價格:

沃爾瑪官網部分水果價格

綠葡萄2.88美元/磅(1磅約等于453.6克),約合人民幣20元;草莓1.67美元/磅,約合人民幣11.5元;克里曼丁紅橘1.1美元/磅,富士蘋果1.1美元/磅,約合人民幣7.61元;西瓜3.48美元/個,約合人民幣24.08元;車厘子4美元/磅,約合人民幣27.6元。

考慮到2017年美國的中位數家庭年收入為61372美元,平均每月5114美元,約合人民幣35382元,這樣的水果價格可以說很香了。

04 想要蔬菜自由,精打細算還不夠  

既然水果那么貴,那吃多點蔬菜來代替?

去菜市場一看,要滿足這個要求,似乎也有點囊中羞澀。

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2019年4月,畜肉價格同比上漲10.1%,鮮果價格上漲11.9%,而蔬菜才是王者,價格上漲高達17.4%。

這漲法,要是我買的股該多好。

年初,香椿自由取代車厘子自由時,某電商平臺算過一筆賬:在高達兩百塊一斤的售價面前,放棄香椿自由,你將會收獲由38只小龍蝦組成的麻小自由。

吃不起限量版的香椿,那就吃點非季節性的家常大棚蔬菜吧。可普普通通的菜市場,也不是我們天天都能逛得起的。

香椿的主角光環淡了,車厘子又回來了。

近日,于小彤在某綜藝節目上直播撒狗糧,為女友下廚房,去菜市場買了些胡蘿卜西蘭花,八個土豆,五根茄子,一把蒜苔,外加蔥姜少許,居然花掉了兩張百元大鈔。

在這樣的菜價面前,連財務自由的藝人大張偉都忍不住搖頭:這還不如點外賣呢。

月薪剛過萬,連菜市場自由都沒有。

二十塊一把的空心菜,八塊一個的圓茄子……誰說水果漲價后只能向蔬菜界的小黃瓜小番茄尋求安慰,黃瓜和番茄也不便宜啊。

重點是,中國居民膳食指南2016版中要求水果的日攝入量為200-350g,而蔬菜的攝入量比水果更高,要達到300-500g,其中深色蔬菜應占到一半。

究其根源,首要原因也是各項成本的增加。市面上常年供應的葉菜類、茄瓜類,多數都是反季節種植的蔬菜,種植成本本來就高。近年來人力成本、運輸成本、倉儲成本的上漲,反季節蔬菜的價格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漲。

求你,別再讓我吃蔬菜了。

偶爾遇到極端天氣,如去年蔬菜之鄉壽光遭遇洪災,蔬菜價格更是直線上升。

在一二線城市,隨著健康意識的提高,居民對蔬菜的要求也更多元、更精細了,從全國各地批發市場分揀出優質蔬運輸到一二線城市終端消費市場,這里面的人力成本便增加了不少。

一個鏈條上,每個環節的人力成本提高了,而消費者一個人的收入上漲幅度難以cover,對蔬菜價格自然感到分外扎心。  

是時候學會精打細算了,但當大部分蔬菜都漲價時,無論如何精打細算都很難降低支出。也許,我們是時候向父母、祖父母請教一項祖傳技能——種菜!

沒有園子就種陽臺,沒有陽臺就在窗臺上種一兩盆,最好是種韭菜、空心菜之類的蔬菜,割了還能再長。

做不了家里有礦的狠人,我們還可以做家里有菜的農人。

寫個文章不容易,求打賞

  • 收藏

寫評論

條評論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