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更專業的餐飲媒體
投稿

頻頻融資,餐飲業的共享廚房到底是薅羊毛還是賦能?

焦逸夢 · 2019-04-01 16:31 來源:職業餐飲網

去年還大火的共享單車,如今只剩下了一地雞毛,有的賣身了,有的跑路了,有的艱難求生!

那么,餐飲業的共享廚房怎么樣了呢?

有商戶說,“共享廚房就是外賣‘二房東’,專門來割韭菜的,是外賣小白遭遇的三連殺之一!”

但有商戶卻說,“共享廚房實實在在解決了問題,開店成本直接降了九成!”

眾說紛紜,這個共享廚房,到底是來薅羊毛的,還是來切實給餐企福利的呢?

融資6億,它憑什么吸金?  

共享廚房行業,自2015年誕生起,就不缺資本。這不?2019年1-2月,又來了一波投資小高潮!

1月,黃小遞獲得數千萬Pre—A輪融資;  

2月,熊貓星廚獲得5000萬美元C輪融資,折合人民幣3.36億;  

2月,吉刻聯盟被收購,收購方為Uber前創始人Travis Kalanick創建的新公司——云廚房(Cloud Kitchens)。  

要知道,熊貓星廚、黃小遞、吉刻聯盟、食云集是共享廚房領域的主要玩家。

小編簡單統計了這4個品牌公開融資的信息,發現至少有6億資本涌入。

共享廚房為什么能頻頻收獲投資呢?

首先,它開店成本低。有人稱“可以用開1家街邊店的成本,開10家共享廚房的檔口店。”

其次,它辦證快、開店快。在一線城市,開店前得先做好準備,因為光辦證這一項,可能就會花掉你2個月甚至半年的時間。但共享廚房就不同了,領著設備和員工直接入駐就好了。

解決了做外賣的2大難,這就能打動不少外賣商戶。

現在,共享廚房的商戶已經有成千上萬了。

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幾個主要玩家的共享廚房門店加起來,已經有500家了,假設1家門店聚集著15家商戶,商戶規模也有7500家了,這還不算那些不知名的,和還在擴張拿地的。

不過,在一線城市“發芽”的共享廚房,現在,也還主要分布在一線城市。

4家知名的共享廚房品牌,全都集中在北京、商戶、杭州等。

這是因為一線城市租金高昂,商圈資源極其有限,再加上外賣大熱,一線城市對共享廚房的需求更大,二三四線城市對它的需求恐怕就沒那么強烈了。

共享廚房,將面臨5大盈利模式困境  

共享廚房是外賣領域的一個小分支,它要想活下去,得有自己的盈利模式,這點對共享廚房品牌本身、對餐飲商戶都很重要。

1難:純外賣商戶占大頭,但純外賣難活  

“共享廚房”,顧名思義,是以廚房為主,事實上,絕大多數的共享廚房品牌,都是純外賣的模型,只有極少數的品牌設了桌椅,有堂食。

即便設置了堂食,也是只有堂食的座位,而沒有堂食的客流,堂食也很難做起來。

2年前,職業餐飲網報道過一篇《純外賣必死!》的文章,當時還引發了熱烈的討論,但隨著外賣平臺抽成的提高,“純外賣難活”已經成為了餐飲同仁的共識。

當衣食父母——外賣都不好活時,共享廚房又該如何盈利?

2難:本質是“二房東”,但也難持續  

共享廚房,其實和前幾年流行的共享辦公室,本質是一樣的,做得都是空間租賃的生意,也就是“二房東”。

只是,隨著經濟寒冬的來臨,共享辦公室行業已出現了頹勢,氪空間被曝裁員,優客工場被曝未退押金。

那么,共享廚房能當好“二房東”嗎?

不見得。

以熊貓星廚為例,入駐費用有2大塊,一是房租,二是入場費,區域、位置不同,每個檔口的價格不同。

以北京四環邊朝陽區的酒仙橋商圈為例,20平的檔口,房租1萬6左右,進場費1萬8左右,除此之外,外賣檔口簽合同時還有3萬的食品安全保證金,如果商家需要代運營服務,則要和專門負責這一塊的人簽訂合同,費用另算。

在這種模式下,要增加營收,就得不斷地擴張,不斷地招募外賣商戶。

而,也有商戶表示,共享廚房的租金最后算起來,其實并不低。那么,共享廚房對外賣商戶的吸引力又有多大?

再則,前面也提到,餐飲商戶入駐共享廚房,一般在一線城市,特指北京、上海,最多加一個杭州。

第一,這些城市的租金高;第二,這些城市的商圈資源極其有限;第三,這些城市,人口多,外賣需求也更大。

這樣就代表,共享廚房很難下沉到二三四線城市,市場相對較小,這樣,如何迎來爆發?

3難:外賣代運營服務,不是剛需  

很多共享廚房,都會推出外賣代運營的服務。

但有2個問題:  

1)有些問題是臨時性的,商戶并不總是需要外賣代運營;  

2)做外賣代運營的那么多,商戶并不是非要用共享廚房的;  

也就是說,共享廚房品牌提供的所謂“外賣代運營”服務,并不是商家的剛需。

4難:供應鏈服務,不現實  

還有很多共享廚房品牌會說自己提供供應鏈服務,但這是一件不太現實的事兒。

共享廚房里,十幾個商戶,可能就有十幾個品類,品類多,模式沉重,它需要非常大的體量才能做成這事兒。

而現在大部分的共享廚房品牌,都還沒有實現盈利,靠一輪一輪的融資在活著,要做供應鏈服務,又如何燒得起?

5難:外賣模式無創新,無法把控流量  

外賣有兩個流量,一個是線下流量,如,外賣店在3公里內,要去覆蓋最大的人流量;

一個線上流量,像美團餓了么這樣的平臺,它們能通過平臺排序、商家品牌、菜品口味、補貼等來影響用戶決策。

共享廚房,最多只能通過位置的優勢,獲取線下流量;但,對線上流量,卻無可奈何。

所以說,共享廚房的外賣模式,沒有創新,只是做了一個“二房東”的生意,而二房東的生意,也未必能持續。

所以,共享廚房這個行業雖然發展幾年了,但卻沒有足夠有力的盈利模式,即便興起了一小波融資,也很難讓它再“燃”起來了。

外賣增速下滑,共享廚房也很難爆發了  

從盈利模式的角度看,共享廚房這門生意都很難持續了。

退一步,不考慮自盈利,假設未來幾年,共享廚房仍然不缺資金,它還有機會爆發嗎?

那得先看看它的源頭——外賣的未來趨勢如何了。

在某種程度上,共享廚房未來的趨勢,和外賣市場的波動應該是一致的。

現在,在很多餐飲老板看來,現在進場做外賣,很傻!

而且在今年1-2月,外賣平臺開始割韭菜,很多商戶因為難賺到錢,都開始逃離外賣平臺了。

把時間往回撥幾年,很多商戶還靠外賣賺的盆滿缽滿,那時的外賣增速以每年400-500%的速度增長,是高速增長期,也是外賣的黃金時代。

而,2018年,據美團財報,美團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為2828億元,同比增長65.3%;2018年美團餐飲外賣收入達381.4億元,同比增長81.4%;

也就是說,外賣已從高速增長期,到了平穩增長期,甚至是緩慢增長期。  

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年,2018年,美團的外賣業務交易額增速持續走低。

每個行業都會有自己的爆發期。

顯然,外賣的爆發期已過了,外賣商戶的爆發式增長也過去了。

那么,它催生的共享廚房,還會爆發嗎?估計很難了。因為外賣商戶也很難再集中爆發了!

小結:  

有人認為,共享廚房解決了不少痛點,讓餐飲小白能低成本創業。

也有人認為,共享廚房在搶餐飲商戶的生意,就像其它的共享經濟一樣,是一陣風,終究會散。

對于,共享廚房,您怎么看呢?

寫個文章不容易,求打賞

  • 收藏

寫評論

條評論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